星期日, 4月 11, 2010

談生死與告別式

4/10星期六高雄的豔陽天,心情卻不像天氣一樣陽光,參與了大舅媽的喪禮,心裡感觸良多。小時候都在大舅舅、舅媽家四處玩耍奔跑,曾經總是那麼優雅的大舅媽,就在兩年前被診斷出肺癌末期,進出醫院化療兩年多,不幸在四月初離開了我們。

在告別式上,傷心的不只是看著親人離去,難過的還有看著留下來的人,傷心的臉... 看著小慶哥哥哭喪的表情,大舅舅落寞的臉,我的心裡好難過。當換我上前祭拜,走到大舅媽照片面前,手要接到香的那瞬間,無法接受的我終於潰堤。眼淚不止的落下。一種難以言語,竟然要拿香才能溝通的特殊感受,或者是一種實際瞭解天人永隔的情感作祟,這一刻我才真實體悟到。

陸陸續續的許多親友、大舅媽的同學、朋友們前來告別。想像著自己再過些年歲,和自己輩份相近的親戚朋友,總有一天也會相繼離開人世。屆時大家也陸續有了家庭,有了後代的牽掛,感覺自己在時間洪流裡是這麼的渺小,如此的不可掌控。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活在當下。

即時付出愛,給我們愛著的人,無悔。

媽在前些日子跟我說,哪天如果他得了癌症,無法根治只剩下要延長生命的治療時,他不想接受治療。要拿出積蓄去體驗世界和《一路玩到掛》電影一樣。但如果是身為兒子的我,怎麼可能讓老媽不接受治療呢?我想到時牽扯進複雜的情感因素與羈絆,會是個非常痛苦的決定。不過如果真能完成生前遺願,離開的時候心裡也不會有那麼多不捨吧!(不過老媽會長命百歲健健康康的我幹麼去想這問題呢?)

大舅媽的告別式,來了許許多多的人,來不及見大舅媽的最後一面。讓我覺得,生前告別式,似乎會是我將來年華老去所希望的方式。告別,不一定要天人永隔了,才去表示我曾關心過、感謝過你。那時彼此面對的,一方在臨走前無法知曉,另一方只能在心裡默默哀悼,這是多麼難過的交錯啊!

若是在未來,自認為歲數差不多了,無病無痛倒是可以自己舉辦個告別式。和生前的至親好友們告別後,就雲遊四海流浪去吧!死在異鄉也無彷,反正已經和大家告別了。假使流浪了一圈平安回來了,大不了過幾年再辦一次告別式,順便和大家分享這些年生命新的體驗。年輕時候的我說的容易,希望自己年長後還能貫徹。

然而,面對死亡的時候,自己要怎麼抉擇,今天我似乎有點答案。

2 則留言:

宏維 提到...

Dear 兄弟!!

節哀!

時間或許是我們的敵人

使我們擁有的一切逐漸凋零

但我想這也是人生的一部份

生離死別 生老病死

然後有一天我們也將不再年輕

珍惜此刻所擁有的

也許就是最好的慰藉吧!!

加油!!

MING 提到...

生前告別式很酷
要辦記得找我

Google+ Ba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