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4月 30, 2011

披著狼皮的羊

社會與歲月的洗煉,武裝的是披在身上的狼皮。

內心的初衷與純真的自我,仍是那溫軟的羊。


許多人問我,我有什麼改變?我常常喜歡回答:「我沒什麼變。」聽起來謙虛,或許有人覺得虛偽,但我從來不覺得我真的變了。變得也許是外在給人的感受、應對進退與社會經驗的展現。但不變得是我對人的態度、我的信念、我的使命感。只要忠於自己,做自己,沒有人能夠影響自己純真的內心。或許我是很幸福的人,沒有資格說,但是常常看到許多不開心的人,怨天尤人把自己當成受害者,而不正面的看待每件事情,用自己的力量去扭轉他,看了我也很難過。是朋友的,會努力的影響他,最終是否能走出這牢籠,還是得看自己的造化。但只要真的能認清自己做自己,就不會因為勉強去適應不喜歡的自己,過的不開心。

傅鐘的二十一響,每天三小時的靜思,是讓我們一缸思考的混水去沈澱。等想法盡數沈澱入缸底,才能見到水缸裡的那尾金魚,那金魚便是我們的信念與真我。沒有經過沉思與消化,我們就像汲汲營營不知所措的無頭蒼蠅般亂飛。反之確定自己的信念,每天每天透過實做強化自己的信念,走得會越來越踏實。

我仍然是當年十五歲在日記寫下夢想「在世界面前表演」的我、仍然是十八歲喜歡創作喜歡分享的我、是二十三歲想免除人們飢餓與疾病的我、也是二十七歲想讓愛充滿世界的我。

或許有點不切實際,過於理想化。但這就是最真的我,那披著狼皮卻保有溫軟內心的羊。

沒有留言:

Google+ Ba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