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11, 2008

報告值星官:掙扎翻滾過後,退伍後的第一步決定了!

退伍後的第一步,掙扎了兩個月多,中途有許許多多的插曲與決定需要做。最後終於下定決心了!報告值星官:我的第一分工作會在gsk擔任Clinical Research Associate (CRA),將會在台大臨床試驗與研究中心工作。

以下是落落長的打滾過程,主要牽涉單位有WHO-TDR/SIDCER FERCAP,面試過永信Air LiquideNovartisgsk冠臺等公司,被打槍兩間、拿到offer兩間、一間沒有下文...

早在今年四月初,FERCAP來台灣辦研討會,說到要徵亞太地區的fellow。當時本著想出去闖的精神去申請了,在北榮郭醫師與同事鄭博士的幫忙下(當然還有林老師的推薦函),也順利地勝過韓國等亞洲其他國家拿到許可。在退伍前,也是一心想說要過去泰國(歐~ 是的WHO-TDR在泰國),沒去找其他工作。然而在找贊助的的時候,台大臨床試驗與研究中心的陳主任說到能贊助我去FERCAP的經費,但是由於可能要明年才能送我出去,因此我婉拒了打算自費過去FERCAP,當時的FERCAP也接受了,準備九月底出發

人生似乎不是每天在過年的,就在我休退回高雄的幾天後,FERCAP來信要我明年再過去,並且要求我先去台大臨床試驗與研究中心上班。這時我有點納悶,打了電話問知情人士後,才知道原來他們突然不缺人了(支那國的博士不走了),所以我沒過去的必要。這對我有點小打擊,這樣我就失去到台大上班的意義了,很抱歉的跟陳主任回絕特助的工作。心裡想著:「也好!這就是real world吧!開始重新開始,找個喜歡的工作吧!」,當時9月15日退伍後第四天,我開始了漫長的面試旅途...

打開了104、找了一堆公司、把認識的長輩前輩接觸過的人列一列,開始丟了五六十封的履歷,工作地點橫跨台灣北中南、香港大陸新加坡、泰國越南澳洲全都有,職位包括商業分析師/行銷/國內外業務/顧問人員/投資銀行/儲備幹部等等亂七八糟全部都有的工作,反正本著「你敢用我我就做給你看的精神」去應徵。但是說也奇怪,找我去面試的,幾乎都是藥業相關的,大家選人真的不是靠創意的啊~哈哈哈!

陸續面試的公司有永信藥廠的智權管理師、法商Air Liquide的START program(唯一不是藥業的工業氣體類,有創意喔!)、Novartis藥廠的業務以及CRA、gsk的CRA、以及冠臺藥品貿易的國外業務。最後拿到offer的先是冠臺然後最近是gsk。面試這些公司其實也很有趣,讓自己更清楚知道自己想做什麼。

中間的小插曲就是,在十月中的時候,FERCAP又來台灣做IRB survey,我也去了。當時有鄭博士的幫忙又再跟他們談過後,他們同意我過去,就在十一月底年會開始前報到。當時本來已經打算忘記FERCAP的我又燃起了一點希望,馬上請景康基金會協助(非常大的感謝),讓我能順利的過去,為時10月19日。但是在一直與FERCAP通信辦程序的途中,或許自己有些感覺不對吧!加上有許多前輩或是我爸媽,其實很不建議我過去。心中對於是否真的要去那當research fellow,心中有點存疑,但還是想過去看看。

就在上禮拜,我的內心陷入了兩方糾纏難分的心境。gsk通知我拿到他們CRA的offer,薪資福利都很不錯,而且又能夠學到比較專業的臨床試驗執行的細節。WHO-TDR與gsk兩方都各有優缺點,跟老媽聊了非常多天的msn(從十月中開始就陸續在勸我別去FERCAP),到底要去FERCAP還是gsk,估量了許多種的可能性,每天每天的在內心交戰。直到昨天,嘗試了最後一個可能性失敗... 最後考量下,決定去gsk當CRA!要離開這兩個多月的米蟲生活了~


附註:選擇gsk的理由有三,寫下來,是要未來的自己,不要為了今天的決定而後悔:
1. gsk的條件開的很好且國際知名,就算從FERCAP回來可能也會從事相關的工作,擔心以後也許沒有這樣的機會;
2. FERCAP那邊的態度,讓我覺得感覺不太對(是朋友的話再私下問吧);
3. 三年內打算出國唸書,唸完後再去國際組織發展,一定能夠繼續往上爬(只是個master可能沒辦法一直往上爬)。

1 則留言:

hoohoo 提到...

恭喜爆頭以後是遠在天邊的同事了!!!!!!!!!XD

Google+ Ba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