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0月 23, 2013

哪種書會引誘人想一把番仔火燒了?

愛看書隨身攜帶,是我的強迫症。即使工作忙碌,還是會抽空看。手邊一定有一本以上的書,享受人擠人捷運裡文字導引思緒的翻騰、享受午後夕陽從窗邊灑入伴著咖啡的故事、在路上的等待時跳入風災災難財的正反思辨中。但有些時候書會勾起我焚書的慾望...

忙碌的工作帶給我的,除了忙不完的事情與加不完的班以外,也訓練了我對時間精煉的態度。每件事情都很重要,但除了重要到爆炸以外的事情,我也越來越習慣放手讓別人去拆炸彈。但這跟看書有什麼關係呢?因為我這個人手賤看到想看的書很容易就在網站上買了寄回家,書櫃堆積的書也到了一種壅塞到地震時,我會被書意外壓死的情況,看書的時間仍然是那麼少。所以開始明白自己喜歡看的書有哪些、想燒掉的書是哪些。

宋代理學大師周敦頤說到:「文以載道。」沒錯!!!看的書就是要能體會出些什麼!現在看到打空砲的書,幾乎是在堆砌文字的那種,回收以前的舊想法翻新包裝一下,實在是想一把番仔火燒了他,而且感受到我生命在哭泣。其實這種書大概有一個特色,「不夠具體!」沒有風吹港邊小鴨畫面的敘述、沒有肥仔過月台背影情感面的體悟、沒有那些年追不到女孩深刻的大澈大悟、缺少了小叮噹神奇口袋為之一亮的驚喜。資訊爆炸的時代,我們的環境也被過度的資訊回收垃圾山掩埋。

講到這裡,我的通篇文章也是沒啥大道理,因為腦殘很久難怪遲遲不敢寫文章,不然無顏面對周敦頤。一直沒有主題也不是辦法,那我來推崇一下文言文好了。其實最近看了很多書之後,覺得古代經典的確難能可貴,把很多大道理濃縮寫在一起。舉個例來說,最近在看《孫子兵法》,一本大概就能打死很多商業教材:

例如孫子曰「故經之以五事,校之以計,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將,五曰法。」商業應用詮釋的白話文講就是,作戰以道天地將法五事做為基礎,全方位搜尋敵我情況做校正。道:培育領導與向心力的團隊;天:大環境的外在因素;地:通路的現況與掌握程度;將:銷售業務人員或研發人員的素質與訓練;法:獎酬制度與供應鏈的強度等。越看越覺得老祖宗的智慧真是了不起,幾乎囊括了所有內容。其實還有更多實用的原則,小的不才慢慢研究中。而且現在看的到代表秦始皇看到這本書也沒有想焚書的慾望非常地好!

寫到這裡是個無厘頭書跟番仔火的故事,那我硬是總結一下好了:


我愛看書,我愛看內容具體的書否則焚書,我最近覺得孫子好威,完蓼!


...

寫這篇文章的同時,拖延的工作應該會對我加倍奉還吧!可以焚電腦嗎?

沒有留言:

Google+ Ba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