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17, 2009

為甚麼我會有"爆頭"這個綽號?

很多人叫我爆頭。大部分都是大學同學,或是被大學同學傳染的同學。但是明明看著我一頭烏黑亮麗中規中矩的好人頭,怎麼會有這種綽號呢?令很多人不解... 並不是我CS多厲害常常給人爆頭,或是打棒球硬要當投手常常給捕手打擊者很大的壓力怕我暴投。
這一切的一切,純粹是因為我大一的時候頂了顆爆頭給大家磨滅不去的印象。然而,在那數位相機不發達,底片相機也不會沒事亂拍的年代,我的這顆爆頭竟然沒留下太多的證據。每個說"真想看你以前什麼拙樣!(樂的~)"的人只好敗興而歸,順便硬要我再去燙一次爆頭給他們看。
前一陣子跨年回高雄,我在整理我的櫥櫃時,赫然發現一個塵封已久的硬紙盒。掀開後裡面滿滿的都是快要遺忘的信件,以及"大一時候照的大頭貼"...

就是這盒,裡面有好多有趣的回憶,真像是20世紀少年裡面的時空膠囊。可惜我沒留下毀面世界的科幻故事,倒是發現了有人想找我算帳的聖誕卡...

沒錯!就是這顆爆頭!不過這是燙完過了好幾天?幾個禮拜?毛沒有那麼"澎"的時候!那時候還自撙視覺系吉他手喜歡穿台客花襯衫... 喔!沒錯~ 這顆頭就是為了玩樂團去燙的啦嘿嘿!

聯考當天2001/7/2下午收拾高中課本結束後,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把塵封一年之久琴弦銹了的電吉他拿出來,心中還存著那份悸動的時候,就跑出去燙爆炸頭!這是晚上剛燙完跟老姐跑去照的大頭貼。正面看不出來,但是那時頭髮澎的可真像是顆西瓜卡在我的後腦杓一樣大顆~
回家馬上跑去給曾經年少輕狂的老爸看,老爸看到就笑著說"西安挪~(台語)",開心的摸摸我那澎澎西瓜大的後腦杓。

身為一個視覺系吉他手,準備一副騷包的墨鏡也是理所當然的。但這張照片大家都有點脫窗不知道在看哪邊?

遠離高雄家鄉上台北之前,我去修剪了我那阿福羅犬頭變成有點爆炸的妹妹頭。那時候流行這種娘砲頭吧!連我這個不喜歡跟流行的人也不能免俗。
上了台北之後,爆頭這個綽號就跟我結下了不解之緣啦!

其實還有其他綽號像是小當家、何潤東等等的綽號,這些來由我也不一一說清楚了... 比較有趣的是看到了高中同學的聖誕卡,才知道原來我還有個綽號叫"鴕鳥"。

這位是跟我高一同班同姓的楊老哥,卡片的背面是個像鴕鳥又像小雞的圖案。高一因為晚上都玩吉他玩很晚,白天上課都一直在睡覺、睡覺、睡覺... 每次考試都是拼前三名的(倒數...)
本來我也以為我有可能被留級,但最後還好只有公民與道德不及格,暑假補考通過了,順利升上高二的咧!(公民與道德不及格,這意味著?)

嘿~ 這位是某位很有鱸幔味的同學送我的聖誕卡,只是逢年過節收到這種討債的信函有點不是太酥胡啊~

看到這封信,想必我高中的時候應該很風光,能夠第一個掉進鳳中的水池裡,想必是結了許多民怨吧!還記得是充滿學術涵養的圖書館前大水池,大家常常在中間的小島玩鬧。至於我是怎麼掉進去的呢?

我早就忘記了啦!

10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我是路人 你年輕時候真的長得和何潤東有一點像

Ming-Tang Yang 提到...

這位路人您好!感謝您的支持!XD

只是...
我現在也還是很年輕的啦!
(怎麼會看到"你年輕的時候"這種詞?哭哭 >"<)

小光 提到...

好青春的照片...:D

還有我原本的想像是像交響情人夢裡的鼓手那樣說...

Chiao-Chi 提到...

你姊姊真的很像張懸....XD

Chiao-Chi 提到...

PS. 看到照片我想起來我當初怎麼愛上你的.......(羞)

Chiao-Chi 提到...

所以哥哥...你的眼神!! 你的眼神到哪裡去了??!! (請對照左邊那隻抱阿肥的照片....)
.....(嘆氣)


(好我下次會把意見一次寫完 ......)

Ming-Tang Yang 提到...

呵呵~
要不是現在在上班了,不然應該要再年輕一回再炸一次,科科...

ps. 現在我的眼神還是很殺的啦! =..=a

必魯:瓦屋~ 阿肥是誰啊?毛~

黃鳥 提到...

好閃!好閃!哈哈哈
阿唐,你要不要考慮再留一次?很青春耶!

Ming-Tang Yang 提到...

嘿嘿...

哪天我辭掉工作四處雲遊四海的時候,再燙吧!現在上班總不能頂顆爆炸頭去見big cheeze吧~

(或是哪天我轉行去設計或娛樂業的時候... XD)

Chung-Yu 提到...

這篇文章好笑 ha ha ha

Google+ Badge